地方志邮箱: 用户名 密码

 当前位置:首页 - 志鉴论坛
村志编修的分析与思考——以枣庄地区为例
 

村志编修的分析与思考——以枣庄地区为例

 

摘  要:编修志书是中国优秀的文化传统,新编村志是对省、市、县三级志书的延伸和补充,也是记载当代农村发展变革的重要途径。在城市化进程中, 传统村落文化的生存、适应、演变、转型、消亡等问题是当前经济社会发展中不可回避的重大问题。如何更好地传承和延续历史文脉,助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,是摆在史志工作者面前的一件大事。本文以枣庄地区村志编修为例,粗谈对村志编修的一些思考,不当之处请同仁指正。

关键词:村志  编修  枣庄

 

一、编修村志的意义

农村是社会的基本构成单位。新中国成立后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,农村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变化。随着城市化进程车轮的持续碾压,建制规划的不断调整,农村原有的功能正在淡化和消亡,农民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念也发生了巨大转变,传统意义上的村落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变革,村志的编纂显得愈发紧迫和必要。村志编修是对一个村落历史与现状的综合反映,也是对一个村落社会发展缩影的集中体现。如何客观、准确、翔实地记述一村的历史现状、地理环境、建置沿革、社会变迁、名胜古迹、风土民情、基层组织、人物等资料,为村民留下一份宝贵的文化遗产,也为一地史志工作提供最基本、最直接、最真实的地情资料,是一件具有特殊意义的大事,也已成为广大农村干部群众和社会有识之士共同愿望。

二、枣庄地区村志编修概况

枣庄市修志工作始于20世纪80年代初。在首轮志书和二轮志书编纂过程中,基层志书编修工作也逐步展开。一些村(社区)在为区、县志提供文稿的同时,也以此为契机,组织编修本村村志。截至目前,编修完成的村志有:滕州市《邢寨村志》(1997年)、《级索村志》(2006年)、《董村社区志》(2008年)、《后王晁村志》(2009年)、《渠村志》(2013年),峄城区《徐楼社区志》(2015年)。但因出版条件、经费不足等所限,以上村志均未公开出版,只作为内部资料保存或者小范围发行。

2016年,为贯彻落实《山东省地方史志事业发展规划纲要(2016-2020年)》关于“实施齐鲁名镇志、名村志文化工程,推出100部名镇志、名村志精品”的要求,传承和弘扬齐鲁优秀传统文化,更好地服务新型城镇化和新农村建设,枣庄市加快村志编修进程,督促指导滕州市《北新村志》、薛城区《奚村志》两部村志的编修工作启动开展,并计划利用1—2年的时间完成编纂评审出版。截至目前,两部村志均已形成初稿,下步将进行精编打磨。  

三、村志编修存在问题及分析

村志虽然记叙范围未一村之史,但也是地方志的重要组成部分,同样具有存史、资政、教化等功能。另外,村志记载一地之历史、地理、人口、经济、文化、风俗、物产、遗迹等历史与现状,是一村之百科全书,是了解地方更为细致翔实的工具书,具有特殊的资料参考价值。在城市化高速发展的今天,村志编修既是顺应时代变化的需要,也是历史上重视村志编修的优秀文化传统的继承与弘扬。但关于如何编修好村志,业界尚无系统的修志理论。笔者就审读《北新村志》《奚村志》过程中的一些体会,浅议村志编修中容易出现的问题及解决办法。

(一)   加强组织领导,提升编修主体素质

《地方志工作条例》第九条规定:“编纂地方志应当吸收有关方面的专家、学者参加。地方志编纂人员实行专兼职相结合,专职编纂人员应当具备相应的专业知识。”《山东省地方史志工作条例》第六条也有相关规定,“从事地方史志编纂业务的人员应当具备相应的专业知识和学术水平。地方史志编纂工作应当吸收社会各界专家、学者参加”。

村志与市、县志书不同,后者一般是在政府部门领导下开展修志工作,有成熟的编纂机构、专业的编修人员以及系统的修志理论提供支撑。村志编修则多是村一级组织的自发行为,一般是推选村里名望较高、影响较大的人牵头组织工作,编纂机构具有临时性、松散性的特点,编纂人员的专业素养也相对偏低。从枣庄两部新修村志来看,牵头者均为村里走出来的文化水平较高、经济实力雄厚之人,对修志工作比较认可,有热心、有能力。其优点在于,熟悉村庄情况,能够理清村庄发展脉络,同时具有较强的沟通协调能力。短处则是编委会中缺少专业人员,修志水平参差不齐,离修成名村佳志仍有一定差距。

人是志书编修的主体,编修人员素质直接决定志书质量。枣庄市史志办在《北新村志》《奚村志》编修过程中,积极开展业务指导工作,安排专业人员进行后期审稿,提出指导性意见和建议,一定程度上帮助提升了两本村志的质量。在今后其他村志编修过程中,一是市、区两级史志部门应加强对村志编修的业务指导,在修志队伍组成上,应帮忙把好人才关;二是各村编委会应从自身实际出发,将本村退休干部、教师以及其他文化水平较高的人招募到村志编修队伍中来;三是可以借助到本村挂职的第一书记、大学生村官的力量和人脉,广泛寻求帮助;四是经济实力雄厚的村子,可以采取购买服务等形式,聘请专家学者来编修志书。

(二)   彰显地域特色,提高志书的可读性

何为“方志”?即为一地之百科全书。地域特色是其主要特征,也是一本志书是否具有可读性的重要指标。除编修人员素质外,志书的资料选择、框架设计可以说是影响志书质量的根本因素。

1.资料选择。省、市、县三级志书资料来源主要是官方资料,单位工作总结、档案资料占据比例大,口碑资料、社会调查所占比例很小。编修村志所用的资料也可分为文献资料、实物资料和口述资料3 类。一般来说,关于村庄的文献资料较少,所以编修村志在资料选择上,应更加重视实物资料和口述资料。一是现实情况所致,二是这样的资料来源更具乡土气息,更能反映一个村落的时代特点和地域特色。

《齐鲁名镇名村志文化工程实施方案》对志书行文有如下规定,“使用规范的现代语体文记述,不用总结报告、新闻报道、文学作品、教科书、论文等写法。除引文外一律采用第三人称。文字应朴实、严谨、简洁、流畅、优美,可读性强”。但在笔者审阅的《北新村志》志稿里,大量采用了社会上发表的关于“北辛文化”的论文、专著和网络内容,并在不同篇目里重复使用。另外,在记述北新风俗的一些部分,有一些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科普性知识,如探病礼节等。首先,这些内容多是论文式或者口语式记述方式,不符合志书体裁。其次,这些网络内容在互联网上随便一搜便唾手可得,不仅不是北新村所特有,还大大增加了村志的篇幅,看起来非常繁冗,使得村志的地方性、资料性大打折扣。这些缺乏地方特色的内容,完全可以删去。

《齐鲁名镇名村志文化工程实施方案》还提到,“入志资料应丰富、真实、准确、典型,能够反映事物发生、发展、演变过程,补市县志所不足。注重选用特色资料、微观资料,注重收录调查资料和口述资料”。深入扎实的资料搜集工作能为村志编修打下坚实的基础,是编出名村志的根基所在。在村志资料收集阶段,编修人员采取多种形式,从各个渠道收集资料。不但要利用各大网、馆的档案资料,更要深入农村,走进村民家中,广泛发动群众,充分利用农户家中保存的各种历史资料,做好口述资料的采集和记录。

2.框架设计。《中国名村志丛书凡例》(草案)规定,编修村志应“统一采用纲目体,设类目、分目、条目三个层次。横排门类,纵述史实。除《中国名村志丛书基本篇目》要求的必设类目外,其余类目根据各村实际,依照突出时代特色、地方特色的原则自行安排”。、在体裁形式上,要“综合运用述、记、志、传、图、表、录等各种体裁,以志体为主。”《中国名村志基本篇目》必设类目有:总序一、总序二、地图、凡例、目录、概述、基本村情、风土民情、村民生活、艺文杂记、名人与名村、大事记略、参考文献、编后记等;自选类目有:文物胜迹、古村保护、特色文化、旅游名胜、村域经济、新农村建设等。同时指出,“以上基本篇目仅为参考,各村志应按照‘基本村情+‘名’和‘特’模式’,根据本村实际设置篇目。各类目可自拟更加精炼优美、生动活泼、突出本村文化气息的标题。”

《北新村志》《奚村志》从总体上来说,篇目设置基本基本符合要求。但两部志书的序都是当地政府官方所写,没有采用《中国名村志基本篇目》的统一规定使用的“总序一”“总序二”,从这点来看,是不科学的。另外,各类目标题大而化之,不生动活泼,不能更好地突出本村的乡土气息。村志应该是接近群众生活、反映群众生活并更能为群众接受的百科全书,要具有“乡土味儿”,要让老百姓喜欢读、能读懂。

由此可见,编修一部村志,首先要符合以上文件规定,才能冲击“名村志”这一目标。我们的村志与名村志相比,存在的差距不小。总结原因,一方面是因为历史文化、经济实力存在差距,另一方面则是框架设计和篇目设计上不够细致。以中国特色村——《中洪村志》篇目为例,该书设有:梦里画乡,金山农民画的发源地(概述)、中洪览要、农民画村、农民画家、乡村旅游、四季风光、特色农家、书香农家、丹青农家、稻香农家、工匠农家、现代农场、阿林果园、荷花嬉鱼、开太鱼文化、村民生活、婚姻家庭、收入与消费、社会保障、教育、体育娱乐、卫生医疗、风物风情、乡土文化、书画摄影、民间传说、乡贤名人、大事纪略、附录等。篇目设计不仅完备,而且标题活泼,文字优美,让人有耳目一新的感觉,更有深入读下去的冲动。

四、结后语

村志是一个村庄的百科全书,它从微观角度记载村庄发展的历史与现状。透过村志,可以窥见一个村落自然环境的变化、经济社会的兴衰、民俗风情的传承。编修村志是一项紧迫而重要的文化工程,不仅可以系统记述村落发展变化进程和改革开放成果,传承和抢救乡土历史文化,激发爱国爱乡情怀,更能为探索城镇化建设、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发展经验、发展模式、前进道路提供历史智慧和现实借鉴。对于史志工作者老说,通过编修村志,尽可能恢复和保存历史的本来面目,不仅是本职工作,也是对未来负责。

 

参考文献

  1. 乔方辉. 从《曹口村志》编纂出版谈村镇志编修[J]. 中国地方志, 2016, (1): 44-47。
  2. 王复兴. 浅析村志的编写[J]. 中国地方志, 2017,(5): 17-26。
  3. 莫艳梅. 村志编纂如何突出地方性[J]. 广西地方志, 2016,(6): 19-24。
  4. 张艳. 省志与村志的比较试析[J] . 决策与信息, 2015,(24): 73-75。
  5. 武超龙. 村志编修浅议[J] . 《史志学刊》,2011,(3):36-37。

 

作者:郑娟娟

单位:枣庄市地方史志办公室业务指导科

地址:枣庄市光明大道2621号412办公室

联系电话:0632-3255533   

电子邮箱:86261441@qq.com


 上一条信息: 省史志办赴中指办汇报工作       

 下一条信息: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史志法》立法建议稿专家研讨会议在京召开





市情
政务
新闻
省情资料
市情资料
方志馆


版权所有 Copyright@2017 枣庄市地方史志办公室 电话:0632-3319449  地址:山东省枣庄市光明大道2621号 
备案证编号:鲁ICP备14011134号 网站标识码:3704000057   E-mail:zaozhuang@dfz.cn   技术支持:宏程网络   
您是第 位访问者!

公众号

微博

鲁公网安备 37040002001026号